新型冠状病毒(武汉肺炎)对经济影响有多大?

一个良性的经济增长循环,很有可能因为这次疫情所带来的经济短暂冻结,使得这心脏突然休克,进而打破良性增长,变成一个恶性循环。

先从一个真实故事说起,来自一位中小企业主——初四了,刚接到副总的电话,他被困在武汉回不来了。一了解,原来去老婆家了。即使马上回来,也要自我隔离14天才敢让他上班。

我们的B工厂,本计划在2月2号上班,这二天几个老板在商量,哪一天开工才好?

有股东提议推迟一周,9号开工,刚好过完元宵,被我否决了。元宵肯定是集中爆发高峰期,第一很多人在过来的路途中,潜在者一定会传染给同行的人。第二,如果正常上班后,只要有一个人爆发,整个工厂可有面临着封厂消毒的可能性。

按照我们工厂500多人的体量,是经不起折腾的。首先,一个月400万的费用,第一季度正常都是亏损的,何况会再来一个隔离停产?其次,我们的客户都是行业集中大客户,是下FCO订单计划生产的,一季度如果停产交不上货,不仅要赔偿,后续的订单肯定跟不上。也不可能有新客户接上了。

另一个大股东在国外说,已经焦虑得天天失眠,与国内同步时差。

这场疫情,对我们这种中小企业来说,是生死一线了。不像太小或公司,亏损的金额不大或许可以扛的过去。

我也焦虑,但国情如此,我能做的,就是让生产部主管统计一下员工去向,湖北方向或去过湖北的都不要来工厂开工,等待疫情过去通知。

所有人进宿舍,都必须经过层层把关确认才敢开放宿舍,而且这笔停工员工工资,也是需要照付的。

我的几个朋友工厂,已经通知15号开工了,这段时间,大家都在讨论会可能出现在工厂的疫情如何处理?

2020年,不用说,肯定是赚不到钱的。大家的心态已经如此了。

如果疫情在2月份得不到全面的控制,很多像我们这种工厂过完今年不一定会坚持下去了。

而且,疫情爆发后,合作的上下游也会受到影响,更会有些不良的配合厂商做文章,这十几年来,经历过太多借题发挥牺牲别人为自己谋最大利益的商场谋术了。

算了一下,工厂年前发了年终奖后,账上的钱只够两个月基本支出了。以往一季度亏,二季度赚回打个平手,今年这种可能性没有了。

除了当老板的操心,打工的也担心,老板不赚钱了,自己又要找工作了。

我们每个企业每个家庭都要附附属在国家身上,皮之不存,毛将焉附?

只要疫情一日不解除,我们经济就一天处于冰冻状态。这对我们的经济影响自然是很大的。但是,这个影响究竟有多大?

(1)
SARS对经济的影响

本次疫情的严重程度,目前来看会超过SARS。SARS发生的时候,是2003年。当时我们刚加入WTO不久,正在融入世界大家庭,属于经济腾飞阶段。

SARS的发生,虽然一度让2003年第二季度的GDP增长出现罕见的增速骤降,但并没有改变中国当时整体的经济快速增长趋势。

新型冠状病毒(武汉肺炎)对经济影响有多大?

2003年第二季度的GDP,增速一度从11%多降到9%多。但这个增速仍然很快,并且迅速恢复到原先增长水平。

SARS虽然重创了第三产业,但整体并没有改变中国当时整体经济的快速增长趋势。有数据显示,2003年二季度第三产业增速仅为0.8%,增速比前一年同期回落6.1%,其中客运、餐饮、社会服务、旅游业受损尤其严重,客运量下降23.9%,航空下降近50%

可见,SARS疫情对当时的第三产业近乎于毁灭性打击,乃至整个零售行业都出现断崖式下跌。

新型冠状病毒(武汉肺炎)对经济影响有多大?

新型冠状病毒(武汉肺炎)对经济影响有多大?

新型冠状病毒(武汉肺炎)对经济影响有多大?

在2003年,我国的经济结构是这样的:第一产业贡献率3.1%;第二产业贡献率57.9%;第三产业贡献率39%。

可以看到,当时第二产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最大,占比57.9%。但第二产业受SARS影响相对较小,这主要也是因为,SARS爆发没能第一时间全面防控,一直到3月份才被全面重视,那时候春运已经结束,打工的人也都到工厂就位了。

但现在不太一样。2019年,我国的经济结构是这样的:第一产业贡献率3.8%;第二产业贡献率36.8%;第三产业贡献率59.4%。经过这17年的发展,中国经济不但快速腾飞,这个产业结构变化也是明显的。

(2)
今年疫情对经济的影响更严重

今年疫情对经济的影响,有几点判断:

1、本次疫情严重程度会超过非典。

2、本次疫情爆发在春运之前,并且是在春运结束之前就进入全面防控。这意味着春节过后,各地方人群能否按期返回工厂、企业上班,都还是一个疑问。

上海明确推迟到2月9日,这会给各地方人们从家乡返回到工作地方,增加了难度。这比2003年非典带来一个更大的变化,试想,要是工人不能按期大面积返回工厂,企业如何开工?

3、当前我国第三产业已经超过第二产业已经变成了主导产业。所以本次疫情对第三产业的毁灭性打击,会直观的反应在GDP上。

所以可以预期的是2020年第一季度的GDP增速,将出现一个骤降的情况。仿佛就像是一个狙击手,精准的瞄准了我们的心脏,将伤害最大化。

(3)
最脆弱的时候,最危险的疫情

当前我国经济正处于转型的关键时期,在2009年达到经济增速高峰,并经过2015年的相对平稳过渡之后,从2018年开始,我国经济处于一个明显的增速下行的周期中。

从2018年第一季度的6.8%增速开始,GDP增速已经连续8个季度处于下行过程。2019年第三季度和2019年第四季度的GDP增速,都只有6%。

新型冠状病毒(武汉肺炎)对经济影响有多大?

以目前情况看,保守估计2019年第一季度增速会从6%降低到3%。这只是一个保守估计。

首先,上面已经分析过,当前我国的第三产业已经成为了主导产业。而本次SARS,首先对电影市场、旅游市场、消费市场都造成了毁灭性打击。

(1)电影市场:

2019年春节期间,国内电影票房59.05亿元,占全年票房9.2%。可以说,春节档期是国内电影全年票房的一个重要构成。

今年春节档期因为有众多卖好又卖座的电影竞争,所以本来一些机构研究预计今年春节档期票房可以达到70亿元,占全年票房可能会达到10%。

随着贺岁电影撤档,这70亿票房肯定打水漂了。并且,只要疫情一天不结束,整个电影市场就没办法恢复。所以预计电影市场的整体损失,将超过100亿元。

(2)旅游市场:

去年,也就是2019年整个春节假期,全国旅游接待总人数4.15亿人次,同比增长7.6%;实现旅游收入5139亿元,同比增长8.2%。

如果没出疫情,应该保持约8%的高速增长,那就差不多是5550亿元的一个市场规模。现在,这也没了。

本来国内旅游市场主要就靠3个时间段赚钱:1、春节假期。2、暑假。3、国庆假期。现在春节假期已经打水漂,等于全国旅游行业从业者直接损失了1/3的收入。

特别是随着全国团队游暂停,很多旅行社都要提前把钱垫付给酒店、航空、邮轮之类的,现在旅游暂停,很多旅客要求退费,这对很多中小旅行社可以说是毁灭性打击。

可以说,本次疫情结束后,恐怕很多中小旅行社也熬不过这个春天了。

(3)消费零售市场

本次疫情对全国消费零售市场的打击,才是对经济最直接的影响。

在严格的管控制下,所有人都只能待在家里,不能出门。消费欲望可以说也变限制到最低。

新型冠状病毒(武汉肺炎)对经济影响有多大?

参考一下2003年非典对零售市场的打击幅度,按照5%来计算的话。今年一季度,社会零售总额的经济损失差不多达到5000亿元。

也就是说,光电影市场+旅游市场+零售市场,本次疫情对我国的直接经济损失就超过了1万亿元。

而2019年第一季度的GDP总额为21.34万亿,本来2020年第一季度,如果按照6%的预期增长率,2020年第一季度GDP的总额应该增长为22.62万亿,增长幅度差不多就是1.28万亿。

如果说因为本次疫情,让2020年第一季度的GDP直接损失掉1万亿。相比2019年第一季度,甚至可能出现0增长的局面。

因为当前第三产业在我国经济占比已经很大了,并且这也是我国当前经济增长的主要发动机来源。这会直接导致2020年第一季度的这个经济发动机,骤然间失速。

但这还不是最糟糕的问题。发动机骤然间失速,可能引发心脏休克的可能,这使得这次疫情有可能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(4)
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

2018年1月份开始的这两年,我国处于经济转型的最关键时期。

因为整个经济增速骤降,导致经济下行压力大。这直接导致一个问题,企业债券违约率开始上升。

新型冠状病毒(武汉肺炎)对经济影响有多大?

由上图可以清晰的看到,从2015年开始,我国债券违约开始频繁爆发,并且在2018年达到一个高峰,而2019年从违约主体、违约数量、违约金额,都基本跟去年持平。

这意味着我国企业债券违约的现象,已经不只是一个短时间现象,而变成一个持续性现象。

这是非常危险的信号!

2014年~2016年,我国有过一次集中的大放水。很多企业家盲目的上项目,举债投资,在股市里搞收购,再融资抽血。这其中的很多投资,在随后的几年里,因为中国的经济转型压力,而血本无归。而2018年~2020年,也进入偿债的高峰期。

投资失败了,借的钱又太多,资金链一下子就紧张了,这种情况下,一些因为步子跨太大,结果整个企业垮掉的民营企业比比皆是。

新型冠状病毒(武汉肺炎)对经济影响有多大?

其中这里的违约率计算有两种。一种是把今年违约的债券除以整个债券市场存续总额,大概意思就是未来还没到期偿付的债券也算进去。

把还没到期偿付的债券也算进去的话,民企的违约率高达12.5%。换句话说,今年到期的所有民营企业债券,每8支就有1支是违约的。这个比例是很恐怖的。

本来,2020年是企业违约的高峰期。

在这种事情下,一些本来资金就比较紧张的民营企业,碰上这种疫情的打击,很有可能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我们需要知道,现代经济基本都是靠消费去驱动的。消费→企业利润→扩大生产→刺激消费!这样去形成一个经济增长的循环。

但问题在于,由于疫情爆发,全国人民都只能宅在家里,降低了自己的消费欲望。这种情况下,大部分企业的收入和利润,都将受到影响。

而这又恰好碰到了企业偿债高峰时间周期的话,企业的资金周转就很有可能出现问题。

如果一些企业因此资金链断裂而倒闭,那么员工失业,或者整体收入降低,就会进而降低人们的消费欲望,在这种情况下,降低的消费欲望,会进而降低企业的收入和利润,这就变成了一个恶性循环。

这直接反应在资本市场上。目前A股虽然没有开盘,但是海外有追踪A股的A50期指,却比较真实的反应了,节后股市可能的开盘情况。

新型冠状病毒(武汉肺炎)对经济影响有多大?

在A股1月23日收盘后,3天的时间A50已经大跌超过7%。

如果疫情不能在2月3日之前有效好转,A股甚至可能在2月3日开盘那天出现开盘跌幅超过6%的惨烈景象。这是当前股市对一个经济增长预期担忧的直观体现。

也就是说,本来一个良性的经济增长循环,很有可能因为本次疫情所带来的经济短暂冻结,使得这个心脏突然休克,进而打破了良性的经济增长循环,变成一个经济恶性循环。

这可能导致一个结果——世界经济危机。

本文来自芥末财经,经授权后发布,本文观点不代表创业道立场,转载请联系原作者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