盈利168亿元的网易,打不过米哈游了?

非游戏业务难以撑起场面,网易对游戏的依赖不会断,当米哈游盈利反超之后,下一步则是营收的弯道超车,在风云突变之际,网易怎甘心拱手让贤,一场“血战”在所难免。

随着米哈游莉莉丝鹰角叠纸游戏新势力的崛起,行业呈现百家争鸣之势,“双雄争霸”演变为“三足鼎立”的说法广为流传。

对此,网易CEO丁磊并不予认可:“年轻的公司开发出成功的IP固然值得惊喜,但游戏最重要的是可持续化经营。我们经历过很多IP上来的时候很火,最后随着时间的推移,如何能保持持续成长,其实是巨大的挑战。”

2021年2月24日,网易发布了2021年的年报,营业收入为876.06亿元,同比增长18.92%;净利润为168.57亿元,同比增长39.74%。

如若单论净利润,网易似乎已不如米哈游。

那么,游戏行业的第二把交椅,网易还能坐多久?面对风云变化的竞争势态,资本市场对网易的态度为何早早转向?游戏主业焦虑之下,第二曲线何以迟迟未现?

网易游戏矩阵不敌《原神》

游戏,堪称网易的“现金奶牛”。

据网易2021年财报显示,在线游戏服务净收入为628亿元,占整体营收的比例为71.67%,这意味着,网易游戏非但首次突破600亿元净收入大关,更是连续12个季度破百亿元,日子看上去似乎过得颇为滋润。

尽管如此,网易游戏的处境依然微妙。

究其原因,米哈游打造的现象级游戏《原神》热度不减,在中国、日本、美国等数十个市场大受欢迎,并非昙花一现。

据公开数据显示,Twitter 2021年游戏讨论TOP 10,《原神》位列第一,而网易唯一上榜《荒野行动位列第七。

一名私募人士告诉锌刻度:“米哈游的‘钞能力’,小说都不敢这样写,要遭读者质疑不合理,然而现实就是这么魔幻,米哈游的盈利能力或已超过网易。”

上述私募人士进一步表示,米哈游并非上市公司,但相关数据仍可以查到。

米哈游016年营业收入为4.24亿元、净利润2.72亿元;2017 年上半年营业收入为5.88亿元、净利润为4.47亿元。

彼时,米哈游的台柱为《崩坏》。

到了2020年9月底,《原神》上线,米哈游一跃成为全球收入增长最快的手游厂商。

据《上海企业100强》的数据显示,米哈游2020的营业收入为101.28亿元;而据上观新闻报道,2020年米哈游净利润增长了47.7亿元,增幅达474.51%,反推可以得知其2019年净利润为9.98亿元,2020年净利润为57.68亿元,净利润率为56.95%。

盈利168亿元的网易,打不过米哈游了?

米哈游位2020年营收(单位:万元)

据第三方数据机构Sensor Tower显示,《原神》2020年全球移动端的收入为接近5.6亿美元,2021年该数值增长至18亿美元。

假设米哈游的净利润率不变、《原神》全球移动端占整体收入的比例不变,以此推算,米哈游2021年营业收入为328.54亿元,净利润为185.40亿元,已超越网易。

积重难返,资本用脚投票?

上述推论,依然存在变数,但资本市场却似乎逐步予以认同。

2021年,网易凭借爆款《哈利波特:魔法觉醒》,再度站到了C位,获得投资者的憧憬,在纳斯达克全年上涨了7.12%,彼时知名中概股普遍被锤,可谓鹤立鸡群。

然而,前有标兵腾讯、后有追兵米哈游,投资者的态度也有了微妙的变化。

大名鼎鼎的千亿私募巨头高毅资产,在2021年第四季度减持网易1.51万股,持股数量降至12.24万股。

盈利168亿元的网易,打不过米哈游了?

摩根大通集团早早就进行了减持

机构之外,投行亦有担忧。

交银国际于2022年2月17日发表研报,将网易目标价从135美元/209港元,下调至132美元/204港元。

对此,知名大V“陈达美股投资”感叹:“看目前的态势,2022年猪场这个中国公司游戏收入老二的位子就要坐不成了?”

此背景下,截至2月22日,网易下跌10.23%,已抹去上一年的全部涨幅。

换而言之,阻击米哈游,成为网易的当务之急。

不过,想短时间之内改变游戏主业增长疲态并非易事,当下其面临两大挑战。

一方面,重氪打法值得商榷。

由于缺乏流量基石,网易游戏在氪金上更注重变现的深度,给广大网友留下了“腾讯充了钱你就是爸爸,而网易充了钱它还是你爸爸”的印象。

一名行业人士告诉锌刻度:“腾讯可以让六亿人充六元,网易可以让六个人充六百万,米哈游可以让六百万个人充六百,氪金侧重各有不同,但网易对氪金大佬的依赖相对更强,一旦拿捏不当,游戏的生命力就会大打折扣,《阴阳师》的盛极而衰就是最好的例子。”

另外一方面,借鉴打法备受争议。

网易旗下数十款游戏,先后陷入“抄袭”的质疑中。

譬如,《绝地求生》炙手可热之时,网易跟进发布《荒野行动》《终结者2:审判日》,被出品方蓝洞诉诸法庭,蓝洞在起诉书中列举了网易游戏的25项侵权行为,涉及高度相符的宣传标语、人物设计、游戏风格、游戏道具设计以及游戏标语等。

有观察人士就此评论:“抄A的玩法再抄B的画风,都选小众游戏抄,抄得很有技巧,看来是没少干这种事。”

需要注意的是,游戏人口红利日趋饱和。

与之对应的是,据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与中国游戏产业研究院发布的《2021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》显示,2021年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为2965.13亿元,同比增长6.4%;游戏用户规模达到6.66亿人,同比增长0.22%。

这意味着,留给网易游戏试错的空间日趋缩小。

非游戏业务,拉不出第二曲线

游戏之外,网易面临更为严峻的考验。

在互联网摸爬滚打25年,网易如今聚焦游戏、教育与创新三大业务,这其中教育一度被寄予厚望。

“我觉得我是教育的受害者,也是教育的受益者。有没有一种感觉?如果一个好老师,会培养激发你对这门学科的兴趣,一个不好的老师,你想躲着他。”丁磊如是说。

网易渴望在教育与商业之间寻求一个平衡,从而再造一个“网易”。

谁承想,天有不测风云,双减之下K12业务生变,教培成为最惨的互联网赛道之一,而新东方、好未来、跟谁学等昔日明星中概股的底层逻辑垮塌,成为资本市场的弃子。

如此一来,网易的教育业务失去了想象力。

更为糟糕的是,剩下的创新业务由网易严选与网易云音乐构成,这两块业务均难以拉出第二曲线。

2014年,网易入局电商,不断加码之下,深耕海淘领域的网易考拉做到行业第一,却因为烧钱过甚短时看不到扭亏的希望,最终未逃过被甩卖的命运,剩下的网易严选独木难支,逐渐淡出主流视线。

相比网易严选的颓势,网易云音乐则好上不少。

随着版权代理限制的逐步放开,网易云音乐迎来了最好的时代,内容成本的压力会逐步得到释放。

可惜的是,资本市场对此并未憧憬。

2021年12月2日,网易云音乐登陆港交所,几乎一路下跌,月线呈现三连阴,2022年2月23日的收盘价为120.4港元,较205港元的发行价跌去41.27%。

据爱企查数据显示,网易云音乐有1070条自身风险信息,涉及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、侵害录音录像制作者权、著作权权属等。

盈利168亿元的网易,打不过米哈游了?

网易云音乐官司不断

总而言之,非游戏业务难以撑起场面,网易对游戏的依赖不会断,当米哈游盈利反超之后,下一步则是营收的弯道超车,在风云突变之际,网易怎甘心拱手让贤,一场“血战”在所难免。

网易安稳的日子,不多了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创业小助手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china789.com/yunying/5991.html

(0)
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
上一篇 2022年4月26日 08:00
下一篇 2022年4月26日 08:04

相关推荐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